胡锡进:香港稳定繁荣是内地对这座城市的最大愿望

来源:湘滨合桩网 2019-07-12 09:31:48

在“欢乐春节”品牌下,越来越多的中国演艺团体走出国门,让海外观众有机会在家门口就能欣赏中国的文化和艺术。乌克兰文化部副部长福缅科认为,精彩的“欢乐春节”文艺演出是“一份来自中国的礼物”,是“一场真正的文化盛宴”,它让两个相距遥远的国家和民族如此接近。

希望这一最新决定能够发挥预期的作用,引导香港回到正常的城市节奏。香港的稳定与繁荣是内地社会对这座城市的最大愿望。

2014年11月1日早上7点15分左右,在镇江市中山西路老火车站附近,一名闯红灯的行人在斑马线上,被一辆疾驰而过的大客车撞飞,不幸身亡。据交警部门监控显示,大客车是从中山西路由东向西行驶,就在绿灯快结束时,该行人从非机动车道直接拐上了人行道,从而发生了碰撞。

香港会有更多市民看清楚了,内地和中央在严守一国两制原则,并不会采取超越基本法规定的方式影响、干预香港事务。老胡个人是同情修订《逃犯条例》的,觉得它是好事,在我的微博上,多数人也持同样的态度。但是特区政府按照香港政治的当下逻辑暂缓修例,我相信内地会是释然的。内地社会不会因为某种超越特区政府考量的更高考量,而反对特区政府的新决定。

五年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进行艰辛理论探索,取得重大理论创新成果——

看到香港一些激进反对派宣称不会取消接下来的街头示威活动,老胡只能说,那些人就是在搞政治,他们对形成一些“政治后果”更感兴趣。准确地说,反修例只是一种手段,他们对政治对抗本身的痴迷才是香港问题的真正线索。

修订《逃犯条例》本是特区政府推动的正常立法行动,却从一开始就被政治化、标签化了。尽管特区政府反复解释,只有犯了在香港和内地都认定是重罪的逃犯,经由香港法院和特首双重同意才能够移交给大陆,完全不会冲击香港人的政治权利,但这种声音被各种标签和“反送中”的口号完全压住了,广场的激进情绪吞没了理性。

校党委认真贯彻落实全面从严治党要求,以推进“两学一做”学习教育常态化制度化为抓手,从校党委、院级党组织、党支部三个层面,积极构建学习教育长效机制,加强工作规范和工作督查,层层传导压力,层层压实责任;从党务队伍和领导干部两类重点入手,加强党务培训,严肃党内政治生活,落实支部主体责任,强化党员意识,充分发挥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星期六宣布暂停修订《逃犯条例》,收回二读预告,不设时限,特区政府需要再做彻底解说。特区政府这一决定显然是为了缓和香港当前的局势,保护这座城市的稳定。

老胡听到这个消息,第一个感受是特区政府真不容易。作为内地的一名观察者,我个人就是盼着香港好。香港和内地是一国两制,修订《逃犯条例》是特区政府发起的,它现在做暂缓修订的新决定,一定是形成了这样做更有利于香港局势的新判断,而无论怎么做,都属于特区政府的权力范围。我们内地社会应予尊重。

最后老胡想说,一些人只看到,一国两制对保护香港的生活方式很重要,在我看来,它其实对保护中国大陆也很重要。美国在香港投入巨大力量,它的驻港领事馆庞大得惊人,香港出现动荡显然与美国有关。但是一国两制使得美国想用搞乱香港来攻击中国大陆,效果很有限。美国插手香港事务,直接打击的是香港,一国两制会客观起到防火墙的作用。内地社会心疼香港,但一国两制把很多决定权交给了香港人,他们必须足够清醒,以正确的方式捍卫自己的未来

这些日子的变故再次充分验证了一国两制的真实性,从特区政府到中国内地社会,并不存在要改变一国两制的某种意愿和推动该意愿的力量,对香港的治理善意处于绝对的主导位置。围绕修例所产生的各种极端揣测都是没有根据的。

“存款2000元,定期一年至1991年11月17日到期,按照月息7厘2毫计算”,记者看到,这张28年前的存单已经明显发旧,但是上面的信息还依然清晰。

而治理淮河的问题,毛新宇至少提过两次议案。在治淮问题上,毛新宇收集了一些新中国治淮历史资料,调取了一些水利部的文字资料,还带工作人员到安徽、河南、江苏等地考察。

10月,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统战部部长尤权赴新疆调研。

但愿香港社会整体上不会耽溺于“玩政治”,这座繁荣的城市总的来说这些年搞政治有点太多了,而这与香港的金融中心角色是相克的。政治运动总是很刺激,能给经济问题找来简单而激动人心、但却是蒙人的治理方案。香港要走出逐渐形成的政治过热的惯性,找回自己对经济繁荣和民生建设的那份投入。

(七)依法将失信信息作为选择基础设施和公用事业特许经营等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项目合作伙伴的重要参考因素,限制失信主体成为项目合作伙伴。

北京市纪委市监委公众号“清风北京”日前发布消息,市地税局从去年六月开始,分三轮对7个区(分)局开展巡察,共发现8方面233个具体问题,4个被巡察单位完成整改,问责追责50人次。

其实在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我们最看不惯的是美国等外部势力积极插手香港事务的那股劲,也看不惯香港一些极端反对派挟洋自重的做法。美国在香港骚乱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这样的判断和感受不会因为修例的暂缓而改变。

无论是中国记者还是外国记者,都代表了很大的公众群体,发言人需要怀着尊重的心态去面对任何问题,才能实现传播信息的目的。

上一篇:“劝烟者”改判无责:为行使公民责任撑腰
下一篇:解放军疾控所原所长黄留玉涉嫌抄袭 撤销博士学位

责任编辑:匿名